芜湖新闻头条_芜湖今日新闻_芜湖新闻网

熬过了疫情,但他终究还是松开了妻子的手 | 眼光

admin

  纪录片导演范俭在今年3月前往武汉,用一个月的时间拍摄以“疫中社区人”为主题的纪录片《被遗忘的春天》。片中主人公之一是双双身患重症的黄冲、杜进夫妇。丈夫黄冲患有肾癌,已到晚期,妻子杜进则是尿毒症患者,靠透析维系健康。当武汉举全城之力抗击疫情,黄冲和杜进这样的非新冠重症人群成了“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但两个人的真情和坚持,还是让人看到个体在厄运前,所能付出的最大程度。
  9月9日晚间,黄冲离开了人世。本文是导演范俭在拍摄后写下的一篇手记,他用平实的语言记录下黄冲、杜进夫妇在镜头之外的动人情感,以及自己从事纪录片拍摄之初衷。点击视频
  走进黄冲、杜进夫妇的疫期故事(18:03)
  今天早晨收到《被遗忘的春天》主人公杜进发来的消息,她丈夫黄冲昨晚去世了。原文如下:
  “范导你好,我是杜进,黄冲已于昨天晚上18:26分在六医院去世,生前他因病痛受了巨大的痛苦,希望在天堂再也没有病痛的折磨,在(再)次代表黄冲向你给我们的无私帮助表示感谢,感恩!”
  

黄冲去世后,杜进发来的消息


  《被遗忘的春天》展示了患有尿毒症的杜进和患有肾癌的黄冲在新冠疫情期间被耽误的病情,片中尤其动人的是他们之间的情感,紧密温暖。我当初选择拍摄他们,主要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这种情感,以及和我相仿的年纪,让我感同身受。
  我在选择拍摄对象时,绝大多数时候会选择我欣赏的人,或和我在某些气质上相通的人。拍摄本身是一种相互吸引的过程,这是一种好的方法,能让我对拍摄对象投入情感,很快找到沟通相处的方式,也会让对方认同或“喜欢”我——这是拍好人物的重要前提。当然,也会有局限,就是我会排斥不喜欢或不认同的拍摄对象,即便对方从故事或思想上很值得拍摄。拍人物类纪录片的过程是很长时间的相处,如果让我和不喜欢不认同的人长时间相处,还要费劲“交朋友”,这种刻意于我来说大可不必。

杜进陪黄冲前往医院


  我在武汉拍摄以疫中社区为主题的《被遗忘的春天》,最终选定的主人公都是我喜欢的人物,比如家人得了新冠肺炎的蔡大姐一家,夫妻双方都有重症在身的杜进、黄冲夫妇,还有在楼顶种菜养鸽子的刘叔一家,他们身上都有我喜欢的某些面向,他们对灾难、对人生遭遇的态度也是我欣赏的。我在社区里也认识了很多不同人格类型的人物,比如一位抱怨那些得了新冠的邻居,抱怨社区基层干部工作不到位、给别人家发了免费鱼但没给自己,抱怨小区物业没做好消杀工作的阿姨。我也拍了一些素材,但实在不愿拍太多,因为我不喜欢抱怨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