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新闻头条_芜湖今日新闻_芜湖新闻网

瞧好了,这才是鲁迅说过的话

admin

  曾几何时,我们看到太多这样的鲁迅名言: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
  以上都是假的鲁迅名言,这锅,大先生不背!!!
  为了以正视听,我们精心编了一本《鲁迅箴言》,真的鲁迅名言如下:
  不过在社会上,大概总以为名人的话就是名言,既是名人,也就无所不通,无所不晓,所以译一本欧洲史,就请英国话说得漂亮的名人校阅,编一本经济学,又乞古文做得好的名人题签;学界的名人绍介医生,说他“术擅岐黄”,商界的名人称赞画家,说他“精研六法”。…… 这也是一种现在的通病。
  ​——《且介亭杂文二集·名人与名言》
  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
  ——《坟·灯下漫笔》
  外国的事情我不知道,若在中国,则无论查检怎样的历史,总寻不出烧饭和点灯的人们的列传来。在社会上,即使怎样的善于烧饭,善于点灯,也毫没有成为名人的希望。
  ——《且介亭杂文·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
  ​——《且介亭杂文·阿金》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
  我们的乏的古人想了几千年,得到一个制驭别人的巧法:可压服的将他压服,否则将他抬高。
  而抬高也就是一种压服的手段,常常微微示意说,你应该这样,倘不,我要将你摔下来了。
  ​——《华盖集·我的“籍”和“系”》
  现在的所谓“人”,身体外面总得包上一点东西,绸缎,毡布,纱葛都可以。就是穷到做乞丐,至少也得有一条破裤子;就是被称为野蛮人的,小肚前后也多有了一排草叶子。要是在大庭广众之前自己脱去了,或是被人撕去了,这就叫做不成人样子。
  虽然不像样,可是还有人要看,站着看的也有,跟着看的也有,绅士淑女们一齐掩住了眼睛,然而从手指缝里偷瞥几眼的也有,总之是要看看别人的赤条条,却小心着自己的整齐的衣裤。
  ​——《南腔北调集·〈萧伯纳在上海〉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