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新闻头条_芜湖今日新闻_芜湖新闻网

对话张玉环案推动者张幼玲:在乎真相 没有半点私心

admin

  65岁的张幼玲在这个夏天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被羁押9778天的张玉环拿到无罪判决出狱回家。在这个熟人关系盘根交错的村庄,张幼玲过去是被害家属眼里的恩人,因为“多嘴”揭开了小孩被杀的真相;如今,他角色反转,“多事”地帮助被公认的“杀人者”重获自由。

  原本与他交好的同村村民,会和他打上70分钟的电话,争论案情、表达不满。妻子也在电话里冲他干着急,“哎呀,人家都在外面传啊,说你就是为了钱,说你得了100万哩,你管那些事情干什么?”

  在张幼玲“管闲事”之前,他已到武汉生活六年。鲜少人知道,这位过去在进贤县北岭林场工作的医生与张玉环案交集颇深。

  在这个城市里,他只是一位诊疗男科疾病的医生,住在月租1000元的社区老屋。楼里没有电梯,做饭用的是煤气罐。入夜后回家,张幼玲得打开手机上的电筒灯光,以免在黑暗中跌倒。

  但对张幼玲来说,这些年,他内心的压力是一点点增加的。最初,只是一个小小的疑惑,“为什么张玉环一直没被枪毙?”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幼玲前往江西温圳监狱探望同事,无意中得知,同监舍的张玉环一直在绝食喊冤,直到2012年张幼玲的同事出狱,张玉环仍在申诉。

  2016年底,张幼玲在报纸上看到江西乐平冤案平反,四名被告人宣告无罪,颇受震动。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主动找记者陈述案情,与张家亲属、律师们一起推动案件进程。

  他说自己从未后悔人生多次卷入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只觉得这辈子明明白白做了件事,“我帮他,不是因为在乎张玉环这个人,我在乎的是真相。”

  “我只是起了牵头的作用”

  新京报:有媒体把你定义为张玉环案的关键推动者,你怎么看待自己在案件中的角色?

  张幼玲:定得太高了。其实我在里面只是起了一个牵头的作用。努力起作用的,还是最早帮助案子的曹映兰记者、王飞律师、尚满庆律师,还有张玉环自己的亲属,这是实话。

  新京报:你做了些什么?

  张幼玲:我当时有几个疑点。第一,隔了那么久,张玉环为什么还没被枪毙?

  第二,我去温圳监狱探监的时候,我的同事说起张玉环的事,说他在里面叫冤,绝食自杀。

  2012年春节,我同事减刑提前出狱说到张玉环的事。这是我第三次压力,他既然叫冤,冤在哪里?

  还有一次压力,来源于2012年之前的某一年,阴历六月份。我从外面出诊回来,天气非常热,全村人都在家里休息不出来,只有张玉环妈妈一个人在太阳底下犁田,我看着心里好疼。

  我手头有记者的联系方式。2016年在报纸上看到江西乐平冤案平反,我就很高兴,发信息给记者,“我有个疙瘩总压在心里,给你说一说好吧”。